臨汾柴霞:行走在病毒邊緣的白衣天使

2022-06-28 09:14:12 來源:臨汾新聞網   瀏覽次數:

  臨汾新聞網訊 走進柴霞家,一個擺滿了各種專業書籍的書柜映入眼簾,在書柜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,塵封著一冊冊榮譽證書。

  18年前,柴霞負責“非典”確診患者的護理工作,首次進入隔離病區就封閉工作了一個多月。夜深人靜時,她趴在窗臺凝望遠方,尋找家的方向,皓月當空,目及層巒迭起之處,不覺中有一股力量涌上心頭,頓時豁然開朗。18年后,在臨汾市第三人民醫院胸科病區,我市支援外地核酸檢測應急隊整裝待發,隊伍里的柴霞目光堅毅果敢,“團結、積極、堅韌、勇往直前是我們三院人的品質,我一定不辱使命,堅決完成任務?!?/p>

  輕輕掀開一冊冊榮譽證書,一段段塵封的記憶也徐徐展開。

  “柴霞,你上!”

  “沒問題,我上!”

  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?!狈堑湟咔?、手足口暴發、新冠肺炎疫情……每次危急時刻柴霞都當仁不讓,這樣的對話不斷重復。

  2003年非典疫情,柴霞還是一名剛入職一年的護士,在接到醫院電話后,她沒有一絲猶豫,立即收拾行囊火速到崗,沒有防護服、沒有N95口罩,冒著被感染的風險為確診患者進行護理。所有紗布口罩全部要經過消毒液浸泡,柴霞的臉都起了皮疹,愛美的她更是沒有一句怨言。她說:“可能是年輕,所以無所畏懼!”

  2008年,手足口病呈蔓延趨勢,面對病情變化特別快的患兒,稍有不慎就容易引起心肌炎、肺水腫、無菌性腦膜炎等并發癥,作為重癥監護室的護士柴霞需要時刻關注患兒病情變化。她沉著冷靜,一邊觀察患兒是否有高溫驚厥以及身體發生抽搐或者抖動,一邊不間斷地觀察患兒靜脈通路。

  2020年1月,新冠肺炎疫情發生,柴霞率領醫院物資轉運組護理人員為確診患者、隔離人員以及工作人員送飯送水,并全程做好消殺工作。疫情常態化后,柴霞每周對胸科病區進行一次院感質控。鼙鼓聲中出良將,一遍遍錘煉技能,一點點死磕細節,日復一日微小的積累,使柴霞的根基越扎越穩,柴霞也從一名新護士成長為護理領域的行家里手。

  惟其艱難,才更顯勇毅;惟其篤行,才彌足珍貴。今年2月25日開始,柴霞作為骨干被抽調到我市核酸檢測應急隊支援外地,除負責核酸檢測應急隊的接標工作,還加入院感組,負責監督隊員防護服的穿脫過程、醫療垃圾收集轉運、酒店工作人員及環境物表核酸采集等各項工作,同時還要做好隊員的防護保障工作。

  “接標”看似簡單,實則不易,消毒、清點、核對、登記、編碼……這些工作都在室外進行。在長春,零下十幾度的氣溫,室外的接標工作一直要從下午持續到凌晨,柴霞的面屏變得越來越模糊,哈出的氣在眉毛上凍成了冰珠。因為時時要噴酒精,酒精很容易降溫,凍得手指又疼又麻,柴霞只能趁著工作空檔到電暖氣旁暖和暖和,但她又不敢靠太近,一來怕被燙傷,二來怕防護服被點著。有時遇見大風,45公斤的柴霞總會被風吹著小跑,這也使原本就不易的接標工作干起來更加吃力。

  同樣的步驟每天要進行成千上萬次,柴霞也在千萬次的重復中把這件事做到極致。

  4月9日,是接標組接收標本最多的一次,7500份標本小山一般堆積著,都等待著經過當天在接標間進行掃碼工作的柴霞手工消毒、掃碼、上架、震蕩,最終送進實驗方艙進行檢驗。掃碼錄入工作,做一份很簡單,做一百份也不難,但一天之內要重復幾千次,就不是常人想象的艱辛了。一舉起掃碼槍就要持續六七個小時,一天下來,柴霞關節僵硬,四肢發麻……卻一直在堅持。

  從忻州到晉城再到長春,兩個多月周而復始的勞碌,在普通人看來,無疑是殘忍的酷刑,但柴霞并不為此苦悶,反而會感到充實,因為不問前程的篤定,不斷攀登的拼搏,足以充實一個人的內心。

  “防護服穿脫是保障醫務人員‘零感染’的第一道防線,必須穿得好才能過我這關?!奔骖櫢锌亟M工作的柴霞一絲不茍,從不含糊,口罩戴得是否符合標準、防護服穿得是否到位……防護上再細微的漏洞,都能被她檢查出來?!氨仨毦毦汀鹧劢鹁Α谋绢I,保證每位戰友防護到位?!辈裣家惨虼顺蔀殛犂锏摹伴T神”。

  后勤保障遇到困難時,柴霞盡管肩膀疼得抬不起來,口腔潰瘍一直不好,仍會樂觀地鼓勵大家:“不管發生什么樣的事情,我們都要團結一心,一起想辦法?!彼龑⒆约簺_鋒衣的內膽送給同事保暖,將自己的洗發水、洗面奶分享給缺少物資的隊友……

  輕輕地合上那一冊冊榮譽證書,柴霞又把它們放回了書柜那不起眼的角落里,她說:“只要黨和國家需要,只要人民群眾需要,不論是護士服,還是防護服,我一定會再穿在身上?!?/p>

  記者 閆晏宏


     

責任編輯: 吉政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
chinese老女人老熟妇hd_美女窝人体色www网站_gay tubexx小鲜肉中国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